Eos

双女主见面

    按照原著来说紫薇卖掉家财,和金锁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依我看在这里花的是一半走路一半是坐车,说真的你想一下两个女扮男装、平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问好心人路,还不碰上山贼等,真不愧是开了金手指的半女主的人。
  现在还跟上夏家的商队更不是问题了,安全不是问题,吃住不是问题,由于提前打好招呼,待遇不是问题。
  山东济南到了京城也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比起原著将近提上了三个月,不知还会不会碰上原定的另一位女主——小燕子。
  紫薇到达了目的地,有一股眼泪汪汪的想掉下来,但还是看在周围的人上忍住没有掉下来,但还是透入出弱不经风、楚楚动人的样子,好在现在办成男装看起来是一个文弱书生。
  商队里的几人是紫萱插进去的,监视紫薇和金锁的,本想以为是下一批带她们来,也不会想到她们私自来,拿到信的时候还真是吃了一惊,真不愧是紫萱小姐的姐姐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过好歹还是知道了能补上。现在这几人肩负起紫薇小姐的安全。几人瞬间责任爆发,一定要照顾好紫薇小姐。
  “小姐,我们总算是到了京城,可以认父了。”金锁看到这里的,眼里满满的开心?。
  “是啊!金锁,我总算是来到了京城,娘的心愿有找落了。”紫薇说到这里眼里闪过激动、伤感、高兴、不安,“可惜,紫萱没有来。”
  金锁听到紫萱的名字也一时沉默,“小姐,紫萱小姐也是有苦衷的。”
  “我知道,我们两个必须有一位把娘的心意传达给爹。不能让娘这些年白等。”紫薇给自己打气。
  之后给商队里的管理者打了招呼,说明要离开了谢谢你们的这三个月带路,顺便送上银两。管理者也接机推荐她们去端月坊住店,比较安全以及安静。为了她们能去,还把它夸的天上仅有独特分格,住的人也介绍了那里贫富分开来,分别管理。
  紫薇听了想也去看看,就此告辞。
  管理者看到紫薇金锁两人走了一段距离,叫来身边的人联系上端月坊的人,以及一家赌坊的人看住紫薇小姐,时刻掌握行踪。
  紫薇和金锁想了想实在是拿不出认父的主意来,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可靠的。父亲是皇帝,自己的身份是私生女,想要告诉父亲,必须是一位进得了身的高官,可是高官的话又怎么知道是清官还是混官!上了门,还不一定进的去,铁定被看门下人打发,有没有推荐。
  紫薇和金锁难住了,最后先打算找件店住了,在慢慢想办法。首先作为有一个能干的妹妹,手里有一点银子的从来都不花的想想哪有多少钱$_$?,还有加上金锁的手头工资也是一笔不小的数量。紫薇虽然不懂,但架不住紫萱为了紫薇能在夫家站住脚特别训练过得金锁。
  紫薇和金锁问了端月坊的路,就朝那方向走去,顺便看看旁边的小铺小吃,毕竟紫薇平常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小姐,虽然这一路上也在外面,但基本上在赶路,只能匆匆看过。现在能正大光明的看,当然多看几眼,也知道万一到了那边没房间怎么办,还是尽可能的往那边赶的。
  “各位父老乡亲,过来看一看,看一看哦!”一位穿着旧红色的衣服的姑娘敲锣,吸引众人的注意力。
  众人也是看看凑合热闹,也吸引了紫薇和金锁。
  “小姐,我们去看看吧!”
  “好啊”^o^~
  两位,一男一女耍着功夫,舞刀弄枪的。敲锣的红色姑娘和各种人打交道,让他们交观赏费,走到紫薇面前。还珠格格两大女主角相遇了,好像命中注定有联系。紫薇让金锁给了一定的银两,金锁知道财不入像,看大家给的少是几铜钱的样子,也不能太多,最后给了一两。
  

进击京城

    自从那件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本想快的出发,解决一切。可惜的事,突然出现问题那个空间,对于这个空间我是很重视的,虽然我现在是想起了前世得到了后世的知识,但是但是专业还是不对户口啊!抓狂了(*?艸`)吼吼吼
  先不说同人文里的各种吊炸天的金手指,我这一个空间现在最多算是储存库,里面有修仙的但现在我无法安心的练习,武功那要长时间积累的,我已经浪费了最好学武时间现在练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练习打手枪?的这一条了。现代谁不是靠各种考试周考月考期中期末考,从小学升到了大学,各种专业但是大部分在古代没法用,比如说电脑?方面的,管理的勉强试一试还好,借鉴还是可以的。化学,在这里是要花大力气的,现在管理个个铺子,赚更多钱才是真理,放弃。
  对了,为了赚更多的钱,我一看到外国人,他们的货品很新奇,所以订购了一部分,还给他们介绍了点清朝的习俗和历史发展的因缘由来,了解一点。我也同时打听了那些地方和国家,顺便学习了语言。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要知道那时为了考英语的痛苦,现在不知学会了其他的语言,虽然认识的字不多但是好歹听懂了。
  真是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兴趣是学习最好的老师。
  对了,有点偏题了。小空间的动物各种各样的多,但是土地是有限,植物也是有限的。最近动物生长繁殖特别的多,大概是我18年来都没有看过,缺少管理,现在必须开始动起来了。
  由于这是不可告诉任何人的秘密,把动物拿出来这是必须的反正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但是问题是动物也应该放在适合的地方呐!比如山里,还有看看山中是否有相似是动物或者巢穴,放错的话肯定会迎来麻烦,比如说害死人之类的。素食、肉食动物来自不同的地方肯定要放好,让他们挨肚子饿不行,好歹是一条生命。
  所以,现在我是拼命的开始练仙法中的土遁术、轻功(捕雀功)和针法(冰魄神针)、手枪。【本人酷爱小龙女版本的古墓派神雕侠侣】
  还好有一群出色的属下以及之前部下去的命令在。晚了原来安排的时间所以稍微传话去了,把事情安顿好再打算正式出发,以防万一我还让人确实了一下,并和几位外国商人谈了几个合同来打发不浪费各种机会,等我打算出发时候,才发现紫薇和金锁已经带着那两样东西出发了。
  “怎么回事?人什么时候不见的!”我发起了火?,毕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人尽然自己离开了,还没有通知人。
  没办法,我知道院子里守得人少,毕竟我不喜欢人多,人多了麻烦多,我不能求那些人完全忠心,一到了岁数嫁出去,我也不让他们签约奴隶约,按照后世就是雇佣关系,上司和下属,一月多少钱一年的奖金这样子的。一次签约有五年制和十年制的,如果没有家人孤单一个人的话,也是一样只是每十年签一次。一旦做完,万一想找的好处入也是行的。或者被人背叛了,夏家给你的好处,背叛之人也会心里有顾虑,不过现在这情况也没有发生,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尽找一些没家人的,他们还是用起来很安全。
  “回主子,当时熏巧发现紫薇小姐不见的时候,是因为和她蛮好的朋友金锁今天一直都没有见到所以起了疑心,又想到金锁是紫薇小姐的贴身婢女,所以打着送趟饭的名义去找金锁,结果却发现紫薇小姐这个时间段里不在房里,感觉奇怪。就找了整个府里能去的地方,都没有了熏巧才意识到紫薇小姐和金锁不见了,就赶紧来报了。”侍书说到。
  “真是没有想到我的好姐姐有这样的决心。”我闭上双眼“既然有金锁在,我还是放心了点,但是”
  我看着下面的熏巧,“你先下去吧,这是我知道了。为了你的细心,奖励,十两银子。以后要保持这份细心。”
  侍书将十两银子交给了熏巧。“谢谢,主子的赏赐,这是熏巧该做的。”
  “你还有事情要做,去吧!”
  “是。”
  说完,熏巧就转身离去。
  等熏巧离开一段距离后,侍书说“小姐,紫薇小姐这是要干什么?”
  “还能怎么样,认父呗。不过,我想我知道她们怎么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这也太”
  “我明白,我想紫薇是时候要认清事实了,对于这次,我希望她留个心眼。我告诉过金锁也警告过。”
  “这是。。。侍书我好像没有告诉她们怎么认父哎”
  “那么她们”侍书惊讶到。
  “看来得看她们运气了,侍书传消息,让属下他们注意点,时刻快报我们的一举一动。还有告诉抱琴准备行李,我们出发去。”
  “是”

忆起前世

    那一晚,我看见了一座座水泥城市,高楼大厦,缤纷多彩的彩霓灯,人来人往的街道,为什么我感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这是什么地方?我问自己,但实在是不知道如何介绍这一切。
  我经过多年的锻炼,恢复了镇静,继续看下去,我想我会知道这一切的,这是我的直觉,这种直觉从小一直存在还帮助我很多回。
  我的视线不自觉的飘到一个少女的身上,在她的身上我找到了那个熟悉感。
  她的面容有我几分相似,我想起了佛家的六道轮回转世,她是不是我的前世,我这样问自己。
  她,不是让人一眼就认出,但是她那干净的面孔透入出青春活力,是一种让人感到亲近的感觉,宛若是一个邻居小女孩,长不大的那种,感觉。
  和我做事果断,成熟御姐风格不一样。等等,御姐是什么?我感到疑惑,为了解决疑惑,我再次把注意力投到了那个女孩身上。
  “冬霞,今天刚做完工作,有空闲时间去逛逛吗?”
  “煜月,你可真轻松。不过抱歉了,今天真没空。”
  “好吧!~_~我知道了,那么再见吧!”
  煜月挂上手机电话,“没空,人家完成工作也不容易啊!放个假出去玩玩也不行,没人无聊???”,摇了摇头“算了,出去买本漫画书看看吧!我要求真低。”——————————————————————————————————
  ————————————
  “老爷爷,我又来买漫画了,有什么新进的吗?”
  “昨天刚进的几本,煜月来看看。”
  “好”ヘ(^o^)ノ\(^_^)
  因为住进这个小区后发现这里有卖漫画的,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看看,也就导致了和买漫画的老爷爷也就认识了。
  “古风的,封面挺不错的。”煜月看着手中的漫画,“万年小学生还没出来,暂且先看看吧!”
  “老爷爷,这本我买了”
  “好的。”
  我付上了钱?,就回去了。
  看着这本书里的内容,文字挺不错的,作者语文功底好。
  夜凉如水,远山迷茫,提灯欲望三千里。前世有你今生有你来世有你,思你想你念你春江水。雾也茫茫情也茫茫月也茫茫,我心只有你。风吻你发雨吻你发,月色下难忘你容颜如雪目开桃花如兰芳唇。踏风成道步印如铁追影如云,你可回眸一看碧空如血形单影只憔悴人......
  这人一定在谈恋爱吧!
  轻弹高山低吟流水花开花落试问佳人几时归。山无话河无语朗朗日月照他人。万古曲千年琴百般愁肠入音序,一生爱二地情三五徘徊伊人影,都叹空灵虚脱伤心人.....
  山也是你水也是你风也是你泣血呼唤无回音。江水长长山风漫漫朵朵白云笑我痴情。只为明月曾照如茵草地如仙如梦如幻长发飘飘白衣隐隐语音绵绵一佳人。雨已去风已走锦庐空空,爱难生情难灭独坐轩窗再斟酒。花也醉鸟也醉何人再写钗头凤语,风也眠月也眠我愿沉醉三生爱恨干古情仇入梦。
  江山依旧,不变是那轮明月。低眉轻洒,依然是那样温柔的月光。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只身步步海天涯,路无归,霜满颜。
  北城别,回眸三生琥珀色;西城诀,转身一世琉璃白。
  尘埃落定,洗尽铅华,是谁为她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又是谁拥得佳人,陪她并肩踏遍天涯?
  离离渐渐长相忆,此情不关风与月。任时光如水,任红尘万丈。
  煜月沉浸在美妙的古诗词中,领悟着文字的美丽。
  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大湖边上,突然跌下了,原来是脚下不利踩到了石头,脚崴了,身体无法保持平衡,所以综合下来掉湖里了,而且好巧不巧的摔倒的地方有一块岩石,头部刚好砸到。
  好了,没戏了。人的脑子最是脆弱,还是被石头撞得。不死也是当植物人的。
  我看着这囧囧的画面,沉默了。原来我的前世就是这么,怎么说呢,糊涂死的。
  我已经无语了=_=
  突然一阵的头痛,煜月这一辈子的记忆都灌输到了我的脑子中,一阵的头痛。煜月就是我紫萱,紫萱却不是煜月。
  煜月,也就是我的前世,当时一起掉入湖中的漫画书也穿越了过来,在我的脑海中,现在它已经变成一个小空间,没有一个人。小空间一分为四,每一个代表一个季节。每个地方都有一座清雅大方华丽低调的古典庄园,庄园里的植物都是对应适合的动物和植物,炼器,练武,修仙,仓库,图书等等。
  【这是穿越,还是重生,还是夺舍?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还珠格格?原来如此,既然这样的话,当紫薇嫁人独当一面,我也是时候功成身退了。】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怎么死都不知道。死,一定要愿望实现才行。
  我虽然穿越重生,但是我却并不是想像各种小说女主一样,嫁人生子,斗配角。我性格如此,哪怕是一个封建王朝,我不愿意去做的事,哪怕逼我,我也不会,可能最后两败俱伤,哪怕死我也绝对不会妥协。
  

【美哭了这才叫冰雪奇缘】https://mr.baidu.com/bkgxkkd

分歧离开

    自从和紫薇吵过一次后,我已经感觉到我和紫薇之间的缝隙已经越来越大了。但是我不后悔,我决定的事,跌着也要走完。
  “抱琴侍书,你们留在济南帮我看管济南的产业,你们既然留在济南结婚生子那就帮我照顾一切。司琪,你和我去京城的产业看看,一旦我的姐姐入宫一切稳定后,我们就去扬州和入画回合。以后就生活在扬州了。”
  “小姐,你真的放心大小姐了。”抱琴问道“一家人哪有隔夜仇的。”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道不谋不相为谋。我和姐姐终究是会分开的。”
  “我虽然已经一切都打理好了,但是现在再待一个月就出发,必经现在还是孝期头几天。”
  抱琴侍书司琪看着自己的小姐一脸坚毅地说道,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你们先下去吧!”
  “是”x3
  三人退下
  ---------------------------------------------------------------------------------------------------------------------------------------
  不管怎么样母亲到底是对乾隆有感情还是自我的欺骗催眠,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当时的一见钟情?还是迫于皇权,母亲作为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夏家虽然是大家族,但只是当地的富家人家,做官的极少还是低等的),在这个视女人为玩物的世间,一个没清白带了一个孩子根本无法改嫁或者再嫁。
  爱情虽然美好,但是现实也会让爱情消散。母亲听着这些闲言碎语,应该也曾想过去找他的。但是一入宫门深似海,就算是进了皇宫,最多就是一个低等的妃嫔,母女三人的命不一定保得住。母亲的爱,依我看是在于爱的无怨无悔。宫里的妃嫔,基本上都是满人,都是有家族的人,就算是宫女出身,一定有一定的人脉,世上最了解主子的人一定就是身边的贴身婢女太监了。
  综合一下,夏雨荷进宫只有死路一条。
  紫薇必须顺利认爹,否则紫薇就是出身父不详,母亲未婚先孕的私生女,就算是到了远一点的地方嫁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漏了泄怎么办,毕竟这个时代,对于没有厉害的娘家人支持的女人,生活很苦的。
  紫薇若是顺利认爹的话,在宫里虽然没有势力,没有根基背没有人脉,,但是有圣宠啊!还是拥有一个江山的皇帝。有一个皇帝的宠爱才会没有人来欺负。母亲夏雨荷虽然和他相处的时间很少,只能通过自己的推测和了解来培养自己的女儿。况且世上本就是希望女子贤良淑德,温文尔雅,秀外慧中。
  但是,想到这里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紫薇太单纯了,而我却有一丝逆反心理,对于权势和男人有一股不屑的傲慢。
  母亲,你其实不是爱情至上的人,但是却把自己逼成了一个爱情至上的人,你不屑于金钱是俗物,但是应该知道对于世人来说金钱确实是什么都可以办到的东西,你很早就想死了吗?因为你根本不想管这些,所以才说俗物。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你早就一死了之了吗?你这是在逼自己。
  母亲,我会帮助紫薇,帮她得到幸福。如果认爹的话就免了,我会自己的势力都给她,侍女也归她,一旦完成。
  我来找你。
  果然,我和这是世界格格不入,只是因为我来自异世。我已经想起来了,我是。。。。。。
  

巨蟹座女生

巨蟹座的女生可能很爱哭,但她的哭并不代表认输。 
巨蟹座的女生可能看起来很笨,其实大智若愚。 
巨蟹座没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却有天生的领悟能力。 
巨蟹座以自我为中心,懂得自我保护,他们怕孤独,却又注定了孤独。 
巨蟹座常常生病,体质不好---注意力过多集中在自己身上所致。

巨蟹座的女生可能做事很毛躁,但内心很细心。   
巨蟹座的女生的外表会很强势,内心却是小女人。   
巨蟹座的女生天生敏感和细腻,却会用心鉴定。 
巨蟹座的女生很少会敌视别人,但天性排斥人品差的人 。 
巨蟹座的女生很有包容力。   
巨蟹座的女生基本没有攻击性,但绝对的具备战斗力。
巨蟹座的女生其实有时候很奇怪,她不看好的东西,即使旁边的人说的天花乱坠,她也不会看一眼;但如果说话的人是她喜欢的(包括女人)那她就会爱屋及乌!   
巨蟹座女生的性格也很奇怪,有时候超爱说话,有时候可以一天不说话。高兴的时候会拼命地说,不高兴的时候一句也不说。她很少会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比如说你做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她不会说,但她可能就突然的不理你了,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表示她不高兴了。往往这个时候就会遭到人家的误解,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就不理我了?其实非也,巨蟹座女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就不理一个人,一定是有原因的,这时你就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是不是自己有做错的地方。巨蟹座女人的脸皮很薄的,你哄哄她,说说好话,她就会原谅你了,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埋怨她,就算埋怨了也不要让她知道,不然你们俩的关系会彻底恶化的!虽然巨蟹座的人不爱记仇,但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她还是记得很清楚!

孤独的蟹子

巨蟹座是孤独的,从来不喜欢和别人抢东西,希望在身边的人都是心甘情愿的留下来。人来人往中,要巨蟹座对一个人上心不容易,初接触巨蟹座的人都被他那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吓走了。但真正走进巨蟹座心里的人,就会发现巨蟹座对人好起来是没有底线的。
巨蟹座总是这样:心累了,就用沉默代替一切。不会问,不会提,难过了,心痛了就一个人不停的走,用沉默代替一切。不会哭,不会笑,累了就会消失一下。——巨蟹知道,每条路都好难走。巨蟹知道,选的那条路就注定了要坎坷。巨蟹知道,不可以去强求任何人。 因为我是蟹子。
巨蟹座最大的悲哀就在于长得一张机灵鬼的脸蛋,却生了一副大傻逼的心肠。这和大胸女的悲哀颇相似,人人都以为你是祸害人的骚货,实际上是被人人祸害的苦逼。我不会说什么“请珍惜身边的巨蟹”这样的话,因为巨蟹从来就没有被身边人珍惜过。巨蟹座的你,有木有!

矛盾的巨蟹座

巨蟹座有时候会突然很厌恶这个世界,什么人都不想接触,觉得谁都是坏人,脾气突然就暴躁起来,然后就胡思乱想些悲观的事情,有时候却百毒不侵什么都经得起,乐观起来总会相信世界还是美好的矛盾结合体!有时候突然觉得孤独无助,但有时候又特别经得住寂寞!好胜输不起!巨蟹座本性神秘!
2
情绪来去总是匆匆的巨蟹座,是个从不掩饰情绪的星座,不管是开心,还是伤心,要他们憋着不说简直就是酷刑,肯定坚持不了多久。
3
至于坏心情,一旦不如意,他们就会特别激动,根本不需要酝酿就能全面爆发,正如来得快,去得也快,蟹蟹的坏心情只会停留在爆发的当时,发泄发泄就能恢复灿烂阳光了。 小神经!
4
巨蟹座偶尔话说会很直接,不经过大脑。沉默起来谁都不理。狂热起来连呼吸都忘了,冷淡起来把对方都当做透明的。
5
幼稚起来可以去读幼儿园,深沉起来可以媲美哲学家。疯狂起来可以把天捣塌下来,安静起来可以消失在空气中。巨蟹座,应该是十二星座最矛盾,最极端,最个性的星座。
6
巨蟹座在生气的时候会说出很难听的话去伤害对方来试图维护自己所谓的面子,等到冷静下来回想自己的行为和语言时,常懊恼不已。巨蟹座总在伤害总在反思总在后悔。巨蟹座的心不是坏的,但总在最后是弄巧成拙。请原谅这样的巨蟹座。 巨蟹座是大笨蛋!!!
7
你要理智地对待巨蟹座对你的依赖,因为他们在依赖你的同时,也会对你无私地付出。
8
巨蟹座他们是非常的敏感的,你要让他们在此喜欢一个人曾经喜欢过的人,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几乎是不可能。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巨蟹座他们还没有真正的放下你,那么就会有挽回的余地,那么你就要用你的真诚,付出行动的来回应他才行。

母逝,认父

    晚上,我让侍书叫金锁过来。
  “金锁,你知道我让侍书叫你过来是何事吗?”我坐在椅子上,看向身前的金锁。
  “女婢不知”。金锁回答道。
  “你就算知道也不明说,我懂。紫薇听了母亲想去京城认父这个想法已经产生了,对吧!”看着金锁的眼珠微张,看来猜对了“我可是很了解我的姐姐的,她瞒不过,她想去就去,这毕竟是母亲所希望的,她一位女儿不认就只能另一位女儿,但是我要你记住”我眼神狠狠的看向金锁,金锁被我看的直发毛。
  “奴婢,发誓我绝对效忠大小姐。”
  “我明白。所以我现在给你去京城的路线,未来你们可以照着去,这里离京城相当的远,路途中存在的危险很多,我不放心。跟着我们夏家的商车去。”
  “金锁,你的卖身契,在我这。所以你,我绝对会看牢的,一旦你对紫薇做出或者不理的任何的事还是没扫清障碍,我都会让你生不如死,好歹我教育你这么多年。”我眯起眼看着金锁“紫薇出什么事,我唯你是问。”
  “金锁明白,会好好照顾小姐,扫清她前面的障碍。”
  “好,你下去吧!记住不要让紫薇发现,你来了我这。”
  “是。”
  看着金锁的离去,我对侍书说“你觉得我这么做好吗?”
  “小姐,你毕竟是为了大小姐好,大小姐会理解你的。”侍书安慰我到。
  “侍书,我好累。真的好累,这一大家子的事。侍书,母亲她,我的心在疼,但是我却无力阻止。我已经猜到一旦母亲过世,紫薇想去认父为了母亲,一旦认父她可能成为格格,一个格格。其实这样也好,一个格格还带有权力,加上母亲的一心一意,皇帝看着母亲的面子上,她会要好日子过得。”我说着说着有点想哭,看着窗外的夜晚风景。
  “小姐”侍书
  “看得太清不好,就像慧极必伤。”
  ---------------------------------------------------------------------------------------------------------------------------------------
  抱琴打扮的事已婚妇人的头发走了进来,轻声的说道“二小姐,夫人去了。”
  我听到了,手一停顿,“什么时候”
  “是奴仆帮夫人换洗的时候,夫人一动不动,奴仆意识到不对,夫人已经去了一段时间了,大概在凌晨去的。现在已经在弄后事了。”
  “族长那里,帮我说一下我下午就去,我想族长会理解的。”
  “好。”抱琴退了下去。
  “司琪,帮我弄好。”
  “是。”司琪快速的帮我把头发盘好,顺便把之前准备好的素衣拿了来。
  -------------------------------------------------------------------------------------------------------------------------------------
  “族长以及各位长老,抱歉让你们久等。”
  “罢了,紫萱我们理解。”坐在左边第二位的长老说道。“这也不是怪你们母女三人,只能一切怪命。”
  “紫萱,我们已经从族长那里听说了,你真的决定了?”坐在右边的第一位长老说道。
  “我想各位也知道事情的真相,我的父亲也就是当朝的皇帝乾隆,让我娘未婚先孕,使夏家女儿的名声败落连累了家长子弟。”我看着在座的长老“母亲去世前,希望我们去认父,可以找到好的婆家。我懂,但是我不看好。虽贵为亲生女儿,但名义上是干女儿。再说了,不敢是朝廷和后宫一定会查出来,极有可能都知道我们是私生女,是皇室的丑闻。皇帝上面还有一位太后。皇宫里哪一个人不是城府深的人,紫薇太蠢,我又怎么可以放心她去,但她执意去,我有什么办法。就怕她被人算计害了夏家上下。所以唯有脱离夏家可保一切夏家。人生来就不平等。”我最后感叹道。
  “紫萱,我和各位长老都谈过。”族长看着紫萱说道“我明白,但是一个无根之人怎么活,你还是一位女子。夏家终归是欠你们的。”
  “族长,我不悔。再说谁说女子不如男的,你看看的这些年的成绩,唐朝武则天武媚娘一个汉女子不是照样坐上了皇位,能力不分男女。”
  “紫萱,你的爷爷给你的母亲留下了产业,但你也打下了产业,我们族里只收你的母亲的,你的就留给你和你的后代,你执意消去族名,我们会照做的。你们母女的现在住的庄子,我们也留给你。这是我们讨论出来的。”坐在左边的第三位长老说道。
  “好。”我说道“各位长老和族长再见了。”
  ---------------------------------------------------------------------------------------------------------------------------------------
  “紫萱,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你怎么冷心冷情!不见娘的最后一面。”紫薇看见我失声痛哭的说道“从小到大,你和娘老是不温不热的,母亲看在眼里但是却很希望你能多陪陪她。虽然我和娘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学琴棋书画的时候单个人的时候,虽说你在这上面不似娘和父亲,但娘老说你的处事能力像他。”
  处事能力像他,母亲你确定?我哪里像他了,哪里没责任心啊!!
  “紫萱,你知道吗?我多么努力学习琴棋书画,不管在优秀,但母亲的目光老是看着你。”
  “错,母亲看我的目光其实是透过我看向我们的父亲。处事能力?他处事能力好,就不会造成我们现在的处境了!我们从小被人看了多少白眼,我们的母亲也不会被人看不起,山东济南夏家的女儿也不会嫁不出去,子弟也不会被人说是拿到四。我们不管在哪里都要被人说,你知道吗!害死我们母亲的,他的分量很重,你知道不知道。”我真的很想打人,这些年来,为了撑起母女三人,受了多少苦,从后院做起再到外面的铺子。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认那位是我的父亲,我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以后更不会有。”说完,我就离开了。

病危准离

    我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一阵轻松,要开始了。
  “二小姐,不好了。”侍书急忙跑了进来“夫人吐血。,晕了。”
  “什么怎么回事?前几天不是还好吗!”我听了心惊,快步朝母亲卧室跑去。推开门,只见母亲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娘,你快醒醒,我是紫薇啊!”紫薇泪流满面“不要丢下我们。”
  “紫薇说什么话呢!”紫萱严厉的制止,看向身旁的大夫“大夫,我娘是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二小姐,夫人思结于心有数年,一开始帮夫人开的药是调养身子的,要想身体好转唯有心情愉悦。可是夫人。。。”
  “大夫不说,我也知道。”紫萱低下头,“心病唯有心药医。”抬起头“我娘还有多久”
  大夫脸色已紧,说“如现在心情好转并保持,可以多活4月有余,如若不然,只有数天。”
  “大胆,你怎可咒我家夫人。”金锁怒气冲天的责问。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娘吧!我给你磕头了。”紫薇说完,想要磕头。
  “给我停下,”我看着泪眼婆娑的妹妹紫薇,“金锁,把你主子扶起来。”“大夫,你先回去。”“那么告辞。”大夫说完,整理医箱就此离去。
  “呜~紫萱你为什么让大夫离开。”紫薇质问我“娘病的这么重,必须开药。”“小姐”金锁轻唤紫薇
  “心病唯有心药医,我有要事和娘说。紫薇,我想唯有这个办法,可以救娘。”
  “什么办法。”紫薇听有办法救娘,连忙打起精神。
  “紫薇你要知道娘的病是我们的亲生父亲惹起来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要从根本上根治。”
  “亲身父亲。”
  “我们的出身还有我们的母亲,一切的一切都是父亲给予的。”我故意加重“父亲”这个词。看着紫薇的表情,继续解释了下去“母亲未婚先孕,导致我们济南夏家沦为济南的笑柄多年,害的多数夏家的女儿嫁不出去,这是其一;女儿养大,嫁不出去,担心我们孤单一人,无婆家,这是其二;最后,我们父亲抛弃母亲多年,这是其三。你懂吗?”
  “我明白了。”紫薇说道。我想紫薇其实是知道的,但只是不肯接受现实而已,再加上肖似母亲的性格“爱情至上”蒙蔽了双眼。
  “我这些年来扩张商铺为的就是离开济南”说着瞥向一旁的紫薇就看见紫薇不可思议的表情,“离开济南远一点,在不认识的地方,稍加掩饰可以找到好人家的可能性很大。离开伤心之地,可能让母亲心情好点,游山玩水放松心情。父亲的话,还是算了。这么多年来没有音信,可能早已娶妻生子,我们也别去找了,生的自找麻烦。”
  “不”一声软软绵绵的,无力的响起“娘~娘,你总算想来了。”紫薇激动地再次流下了泪,双手抱着娘的手。
  “娘,有何不可?”看着吸气少呼气多的母亲“为什么老是想着他,有我们不好吗?”
  “紫萱,我知道你自小懂事”母亲夏雨荷双眼看着长大的小女儿“你可真不像我和你父亲,但是处理事情我想肯定是像的。”
  “呵~我只能说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夏雨荷看着不屑的小女儿“我的时日不多了。”紫薇想说什么但被母亲阻止了“不用说什么了。瞒了18年了,是时候说出口了。”
  母亲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道出了18年前的密事,“你们懂了吗?”
  我和紫薇被这个事情震惊了,“娘我想问你一下?”
  “什么”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当时管理接待父亲的人还咋吧!如果这样的话,济南的官员应该也是知道的,为什么不去上报,毕竟是皇家血脉。”
  “这个我,不清楚”夏雨荷毕竟是后院的人,问了也是白问。
  现在知道了这件事,有点不一样了。皇家秘史,当地上层官员坑定是知道的,但没有说。未婚先孕没有浸猪笼,坑定是知道母亲怀的是龙子龙女,想是一开始知道了皇帝应该会接母亲进宫的,也不愿得罪。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皇帝肯定是忘了,雨荷也现怀了。夏家毕竟是大家族,上层的几人肯定也知道,怀了也只能生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皇帝突然想起来,也就放任了。最后的最后,还是父亲的错,不,是皇帝的错。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你们能去认父,找到好婆家。但看紫萱的打算,紫萱去其他地方找婆家,坑定是入骜的,人选不一定好,还是让你们父亲来吧!身份高,毕竟还是有好处的。”
  “母亲,我心意已决。其实想想吧,一入宫门深似海,我们是不管是在普通人家还是大家族,都是不可逃脱的私生女,更何况是皇家。再看看我们的父亲,皇帝。呵~看他对母亲做的事,做了的事竟然当做没事发生。看来坑定是薄情寡义的之人。我的人生我做主,不管怎么样,我以前没有父亲现在依然没有。”
  “母亲紫薇,我说完了。我先去整理事情了。”紫萱齐声走,侍书不卑不亢的跟在紫萱身后。
  “紫萱”紫薇。“罢了”母亲知道紫萱的性格“紫薇算了。”
  “不,娘。既然紫萱不去,我去。”紫薇抱着娘的双手“娘,这是你的心愿,我会连紫萱的那一份一起完成。”
  “紫薇,好。不愧是娘的大女儿,好,你先听我说。。。。”
  ------------------------------------------------------------------------------------------------------------------------------
  我离开了母亲的卧室有一段距离了,看着身旁的侍书“侍书,把那些东西带上,走我们去族长家。”
  “是”侍书严肃的说道。
  “侍书,等晚上,悄悄地把金锁叫来,记住不要让紫薇知道。”
  “是。”
  ---------------------------------------------------------------------------------------------------------------------------------------
  “哦~紫萱,你怎么有空来叔叔家来。”夏秋纾,也就是夏家现在的族长。
  “族长,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的母亲,病得很厉害,我想搬离济南。”
  “什么?紫萱你是在开玩笑吗?搬离?紫萱,你最好想清楚了,我从小看你吧家产弄到这样的大,现在离开”
  “族长,我心意已决。你也知道我父亲是谁吧!”紫萱看着族长,一身久经沙场的气势。
  “雨荷还是说了,”夏族长坐在椅子上说道“既然这样,你真的决定了。”
  “放心吧!族长,我并不是去认父”看到族长的惊讶,连忙解释“当然,我是不去,我的姐姐紫薇可能去。毕竟她一直希望有一个父亲。”
  “你真的很不像你的母亲,他的话,似像非像。”
  “族长不用说了,离开济南是很麻烦,但是族长也请你放心。我可是不似一般的女人。”
  “离开家族的事,三天以后,我会召集家里的长老。”
  “不用了,明天就行。我会将济南除了小吃堂,其他的都会上交夏家,这是我最后为夏家做的事。我们母女三人已经为夏家贴了很多的麻烦了,特别是夏家的女儿。”
  “紫萱,我明白了。此事就这么办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