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

学习理家

    时光匆匆,好吧,其实只过了3年,也是我和紫薇已经四岁了。
  现在我早已可以走,还可以跑,还可以跳。\(^o^)/哦也
  当我能走的时候,这虽然是一小步,但对于我来说是一大步。说多就是泪。先不说小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平衡,导致跌倒,还有骨头是长硬了但没走过不熟练,摔倒啊!
  直觉: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
  挥开报起身的婢女,从地上爬起,再练习走路。
  好吧!不说这些,现在已是4岁儿童,在对于一定的家族里面,4岁代表着启蒙。生母虽然爱哭,但对于子女的教育还是很认真负责的。可能因为某个标牌原因,导致上门启蒙的女老师不是特别优秀,最后还是生母亲自上阵教导。
  琴棋书画,这四门练习要有好长时间。哭/(ㄒoㄒ)/~~,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琴棋书画练练就行,以后不一定要靠这个吃饭。要学有用的。会看字,写一手好字就行。”
  我的直觉一直很准的,同时还很正确。所以,我专攻书法。琴,古筝,现在还小再大点练:棋,看棋谱,母亲大人讲解:书,描田字格,完全是画字呐:画,山水画、生物画(鸟、鱼等)、植物花、人物画,能看出来就行。
  我观看家里的账本,什么今天xx买了几个鸡蛋三两银子、xx买菜花了几两银子,一阵费力。突然灵光一闪,“拿笔、纸”呼叫身旁婢女——抱琴。在上面画表格,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直觉上说这个可以用来记账以及方法。“抱琴,你去叫一下姜奶娘把我们平常买菜的地方以及附近的菜场给我好好打听,还有我要有根有据的记录,不管是地点、买菜的人菜的价格,都给我记得清清楚楚。我要查。”我紧盯着抱琴,我的贴身婢女。
  直觉:记账对比,第一要点是搞清楚物价。这是我生以为然的。
  抱琴“好的,二小姐。奴婢马上去。”
  看着抱琴的离去,我深深地思考着:母亲熟读诗书对于银子只认为是俗物,更本就是交给下人去做的。难道不知道这种东西应该在自己手上才行吗?自己的外公外婆也不知道怎么教的,好歹以后出嫁了也要管理后院的,怎么就没教呢!
  摇了摇头,现在才四岁,管理起来很不方便,还有本家那群人。真是够伤脑筋的。想到自己的邻居,不,姐姐,完全是继承了母亲的性格和天赋。软软绵绵的,在琴棋书画上凸显了很大的潜力,完全完胜我,但着不是很主要的,是那完全以爱情至上的理念。我感觉深深的担心,这种性格是要吃亏的。
  别人都是靠不上的,唯有只能靠自己。
  视线又到了账本上,就算对上了账本的缺口抓住贪财的奴仆,但都是那些奴仆的根本上已成为一环扣一环,几年的互相联姻已成为一条绳子上的蚂蚁,麻烦、伤脑筋。不过这些都是打发上来的,有一些必须要换成心腹。紫萱眯起了眼,现在自己身边的抱琴还是姐姐的金锁都是太小了,在大一点的不怎么信任,老是待在后院见识不够。外面的一些店铺,收入太少,不管以后的姐姐出嫁的嫁妆还是我的,都是要用钱。在这里是肯定嫁不出去的,大一点肯定是要搬出去,最好离济南远点,也就是说要离开要到其他地方做生意也是要用钱的。真是烦人!!
  思想又回炉,“现在最要紧的事管理好后,剩下的只能慢慢搞了。”
  “等一下,还要练习一下写字呢!太差也不好,以后怎么拿出来给人看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