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

成长

    时间流逝,曾经的小小女童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二小小姐,大小姐又叫大夫了。“一位穿着蓝色衣服的侍女迅速从门口进来,规矩的站在我面前说道。
  “母亲的病是心病,唯有心药才行。侍书,你去叫厨房做点百草汤给母亲。”紫萱头也不抬的坐着椅子上处理各种不同地方上来的报告。
  “是。”侍书听命,缓步向外退去。
  “还有去叫金锁过来。我有事要和她说,还有让姐姐去和母亲谈谈心,不要东想西想的,记住不要说任何父亲关联上的事,任何。不行的话,就用请教诗书,带本《牡丹亭记》。回来的时候,去趟小吃堂,我要收网了。”
  侍书激动地望向我,“是”。
  “小姐总算是苦尽甘来了,我想是时候应该通知入画,准备准备。”
  “抱琴,你要知道我和姐姐已经是18岁了,在这个时候很多的女子不是待嫁就是父母已向看好人家订婚,而我们。。。”我想不用想也知道“我自小就看得很明白,我很担心我的姐姐,说好听点善良为他人找想,说难听点是人情世故一个字差,特别的傻。我曾经让她和我一起管家、管商铺,她呢!完全上继承母亲的思想,说这是俗物。但这俗物却在生活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什么东西都要俗物,管理都不会,我只能教导一下金锁,希望帮她找个管理者。要不然真是不知道以后把她嫁出去要怎么管家,她婆婆又要怎么看。”
  “小姐”抱琴看着一起长大的,从小伺候打的小姐,真是心疼。“我会一直陪你的。”
  “对了,晚上让侍书和司琪一起来一下。我有要事和你们商量。”
  “是。”
  这么多年了,母亲一直想着他,念着他,说着他。我也早已看见,母亲因思想而日渐消瘦的脸,为了这个家,为了自己的未来,扛起了一家子的事物。压贪奴、买新仆、培心腹、壮哉商铺、招揽人才、学本领、存钱,一件一件安排把时间都占满了。有时甚至报告要处理到半夜,最后为了有效率,还特意把抱琴侍书司琪入画当下属,一样一样的脚,绝对是商业经济女强人。
  -------------------------------------------------------------------------------------------------------------------------------------时间流逝,曾经的小小女童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二小小姐,大小姐又叫大夫了。“一位穿着蓝色衣服的侍女迅速从门口进来,规矩的站在我面前说道。
  “母亲的病是心病,唯有心药才行。侍书,你去叫厨房做点百草汤给母亲。”紫萱头也不抬的坐着椅子上处理各种不同地方上来的报告。
  “是。”侍书听命,缓步向外退去。
  “还有去叫金锁过来。我有事要和她说,还有让姐姐去和母亲谈谈心,不要东想西想的,记住不要说任何父亲关联上的事,任何。不行的话,就用请教诗书,带本《牡丹亭记》。回来的时候,去趟小吃堂,我要收网了。”
  侍书激动地望向我,“是”。
  “小姐总算是苦尽甘来了,我想是时候应该通知入画,准备准备。”
  “抱琴,你要知道我和姐姐已经是18岁了,在这个时候很多的女子不是待嫁就是父母已向看好人家订婚,而我们。。。”我想不用想也知道“我自小就看得很明白,我很担心我的姐姐,说好听点善良为他人找想,说难听点是人情世故一个字差,特别的傻。我曾经让她和我一起管家、管商铺,她呢!完全上继承母亲的思想,说这是俗物。但这俗物却在生活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什么东西都要俗物,管理都不会,我只能教导一下金锁,希望帮她找个管理者。要不然真是不知道以后把她嫁出去要怎么管家,她婆婆又要怎么看。”
  “小姐”抱琴看着一起长大的,从小伺候打的小姐,真是心疼。“我会一直陪你的。”
  “对了,晚上让侍书和司琪一起来一下。我有要事和你们商量。”
  “是。”
  这么多年了,母亲一直想着他,念着他,说着他。我也早已看见,母亲因思想而日渐消瘦的脸,为了这个家,为了自己的未来,扛起了一家子的事物。压贪奴、买新仆、培心腹、壮哉商铺、招揽人才、学本领、存钱,一件一件安排把时间都占满了。有时甚至报告要处理到半夜,最后为了有效率,还特意把抱琴侍书司琪入画当下属,一样一样的脚,绝对是商业经济女强人。
  -------------------------------------------------------------------------------------------------------------------------------------
  “小姐,叫我们何事?”
  我看着3人,抱琴侍书司琪,已长成美丽大方的少女。“你们跟我多少年了?”
  3人一惊,抱琴回答道“女婢跟随小姐已近15年,侍书13年,司琪11年。”
  “是啊!这么多年了,那么你们还记得我10岁时说的话吗?”我再次看着她们的脸。
  3人一惊,我想是想起来了。“你们在18岁的时候,我会给你们一副好嫁妆,帮你们找到好人家,当然自己求得也行。现在抱琴你已经18了,是时候兑现承诺了。”拿出一叠的房产、地契、资料。
  “抱琴喜欢的是小吃堂的王掌柜,王泉。侍书和司琪你们还有1年,先定好,我看中的人选在这,放心都是熟悉的。没在的入画还有3年,缓缓。我想未来可能有点忙,所以我想把你们的嫁妆先给你们。”
  我缓缓的说出想法,看着抱琴的激动、侍书的开心、司琪的好奇。我想这是应该。“只是你们应得的。抱琴,你觉得呢?”
  “抱琴,谢过小姐。”抱琴双眼红红的说道,眼泪快掉下来了。
  “拿手帕擦擦吧!这可是开心的事。”我笑着说“侍书司琪,不看看嘛?”
  “谢谢,小姐。”说完便,调出了2人。
  “那么就这么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