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

病危准离

    我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一阵轻松,要开始了。
  “二小姐,不好了。”侍书急忙跑了进来“夫人吐血。,晕了。”
  “什么怎么回事?前几天不是还好吗!”我听了心惊,快步朝母亲卧室跑去。推开门,只见母亲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娘,你快醒醒,我是紫薇啊!”紫薇泪流满面“不要丢下我们。”
  “紫薇说什么话呢!”紫萱严厉的制止,看向身旁的大夫“大夫,我娘是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二小姐,夫人思结于心有数年,一开始帮夫人开的药是调养身子的,要想身体好转唯有心情愉悦。可是夫人。。。”
  “大夫不说,我也知道。”紫萱低下头,“心病唯有心药医。”抬起头“我娘还有多久”
  大夫脸色已紧,说“如现在心情好转并保持,可以多活4月有余,如若不然,只有数天。”
  “大胆,你怎可咒我家夫人。”金锁怒气冲天的责问。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娘吧!我给你磕头了。”紫薇说完,想要磕头。
  “给我停下,”我看着泪眼婆娑的妹妹紫薇,“金锁,把你主子扶起来。”“大夫,你先回去。”“那么告辞。”大夫说完,整理医箱就此离去。
  “呜~紫萱你为什么让大夫离开。”紫薇质问我“娘病的这么重,必须开药。”“小姐”金锁轻唤紫薇
  “心病唯有心药医,我有要事和娘说。紫薇,我想唯有这个办法,可以救娘。”
  “什么办法。”紫薇听有办法救娘,连忙打起精神。
  “紫薇你要知道娘的病是我们的亲生父亲惹起来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要从根本上根治。”
  “亲身父亲。”
  “我们的出身还有我们的母亲,一切的一切都是父亲给予的。”我故意加重“父亲”这个词。看着紫薇的表情,继续解释了下去“母亲未婚先孕,导致我们济南夏家沦为济南的笑柄多年,害的多数夏家的女儿嫁不出去,这是其一;女儿养大,嫁不出去,担心我们孤单一人,无婆家,这是其二;最后,我们父亲抛弃母亲多年,这是其三。你懂吗?”
  “我明白了。”紫薇说道。我想紫薇其实是知道的,但只是不肯接受现实而已,再加上肖似母亲的性格“爱情至上”蒙蔽了双眼。
  “我这些年来扩张商铺为的就是离开济南”说着瞥向一旁的紫薇就看见紫薇不可思议的表情,“离开济南远一点,在不认识的地方,稍加掩饰可以找到好人家的可能性很大。离开伤心之地,可能让母亲心情好点,游山玩水放松心情。父亲的话,还是算了。这么多年来没有音信,可能早已娶妻生子,我们也别去找了,生的自找麻烦。”
  “不”一声软软绵绵的,无力的响起“娘~娘,你总算想来了。”紫薇激动地再次流下了泪,双手抱着娘的手。
  “娘,有何不可?”看着吸气少呼气多的母亲“为什么老是想着他,有我们不好吗?”
  “紫萱,我知道你自小懂事”母亲夏雨荷双眼看着长大的小女儿“你可真不像我和你父亲,但是处理事情我想肯定是像的。”
  “呵~我只能说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夏雨荷看着不屑的小女儿“我的时日不多了。”紫薇想说什么但被母亲阻止了“不用说什么了。瞒了18年了,是时候说出口了。”
  母亲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道出了18年前的密事,“你们懂了吗?”
  我和紫薇被这个事情震惊了,“娘我想问你一下?”
  “什么”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当时管理接待父亲的人还咋吧!如果这样的话,济南的官员应该也是知道的,为什么不去上报,毕竟是皇家血脉。”
  “这个我,不清楚”夏雨荷毕竟是后院的人,问了也是白问。
  现在知道了这件事,有点不一样了。皇家秘史,当地上层官员坑定是知道的,但没有说。未婚先孕没有浸猪笼,坑定是知道母亲怀的是龙子龙女,想是一开始知道了皇帝应该会接母亲进宫的,也不愿得罪。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皇帝肯定是忘了,雨荷也现怀了。夏家毕竟是大家族,上层的几人肯定也知道,怀了也只能生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皇帝突然想起来,也就放任了。最后的最后,还是父亲的错,不,是皇帝的错。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你们能去认父,找到好婆家。但看紫萱的打算,紫萱去其他地方找婆家,坑定是入骜的,人选不一定好,还是让你们父亲来吧!身份高,毕竟还是有好处的。”
  “母亲,我心意已决。其实想想吧,一入宫门深似海,我们是不管是在普通人家还是大家族,都是不可逃脱的私生女,更何况是皇家。再看看我们的父亲,皇帝。呵~看他对母亲做的事,做了的事竟然当做没事发生。看来坑定是薄情寡义的之人。我的人生我做主,不管怎么样,我以前没有父亲现在依然没有。”
  “母亲紫薇,我说完了。我先去整理事情了。”紫萱齐声走,侍书不卑不亢的跟在紫萱身后。
  “紫萱”紫薇。“罢了”母亲知道紫萱的性格“紫薇算了。”
  “不,娘。既然紫萱不去,我去。”紫薇抱着娘的双手“娘,这是你的心愿,我会连紫萱的那一份一起完成。”
  “紫薇,好。不愧是娘的大女儿,好,你先听我说。。。。”
  ------------------------------------------------------------------------------------------------------------------------------
  我离开了母亲的卧室有一段距离了,看着身旁的侍书“侍书,把那些东西带上,走我们去族长家。”
  “是”侍书严肃的说道。
  “侍书,等晚上,悄悄地把金锁叫来,记住不要让紫薇知道。”
  “是。”
  ---------------------------------------------------------------------------------------------------------------------------------------
  “哦~紫萱,你怎么有空来叔叔家来。”夏秋纾,也就是夏家现在的族长。
  “族长,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的母亲,病得很厉害,我想搬离济南。”
  “什么?紫萱你是在开玩笑吗?搬离?紫萱,你最好想清楚了,我从小看你吧家产弄到这样的大,现在离开”
  “族长,我心意已决。你也知道我父亲是谁吧!”紫萱看着族长,一身久经沙场的气势。
  “雨荷还是说了,”夏族长坐在椅子上说道“既然这样,你真的决定了。”
  “放心吧!族长,我并不是去认父”看到族长的惊讶,连忙解释“当然,我是不去,我的姐姐紫薇可能去。毕竟她一直希望有一个父亲。”
  “你真的很不像你的母亲,他的话,似像非像。”
  “族长不用说了,离开济南是很麻烦,但是族长也请你放心。我可是不似一般的女人。”
  “离开家族的事,三天以后,我会召集家里的长老。”
  “不用了,明天就行。我会将济南除了小吃堂,其他的都会上交夏家,这是我最后为夏家做的事。我们母女三人已经为夏家贴了很多的麻烦了,特别是夏家的女儿。”
  “紫萱,我明白了。此事就这么办吧!”
  “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