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

母逝,认父

    晚上,我让侍书叫金锁过来。
  “金锁,你知道我让侍书叫你过来是何事吗?”我坐在椅子上,看向身前的金锁。
  “女婢不知”。金锁回答道。
  “你就算知道也不明说,我懂。紫薇听了母亲想去京城认父这个想法已经产生了,对吧!”看着金锁的眼珠微张,看来猜对了“我可是很了解我的姐姐的,她瞒不过,她想去就去,这毕竟是母亲所希望的,她一位女儿不认就只能另一位女儿,但是我要你记住”我眼神狠狠的看向金锁,金锁被我看的直发毛。
  “奴婢,发誓我绝对效忠大小姐。”
  “我明白。所以我现在给你去京城的路线,未来你们可以照着去,这里离京城相当的远,路途中存在的危险很多,我不放心。跟着我们夏家的商车去。”
  “金锁,你的卖身契,在我这。所以你,我绝对会看牢的,一旦你对紫薇做出或者不理的任何的事还是没扫清障碍,我都会让你生不如死,好歹我教育你这么多年。”我眯起眼看着金锁“紫薇出什么事,我唯你是问。”
  “金锁明白,会好好照顾小姐,扫清她前面的障碍。”
  “好,你下去吧!记住不要让紫薇发现,你来了我这。”
  “是。”
  看着金锁的离去,我对侍书说“你觉得我这么做好吗?”
  “小姐,你毕竟是为了大小姐好,大小姐会理解你的。”侍书安慰我到。
  “侍书,我好累。真的好累,这一大家子的事。侍书,母亲她,我的心在疼,但是我却无力阻止。我已经猜到一旦母亲过世,紫薇想去认父为了母亲,一旦认父她可能成为格格,一个格格。其实这样也好,一个格格还带有权力,加上母亲的一心一意,皇帝看着母亲的面子上,她会要好日子过得。”我说着说着有点想哭,看着窗外的夜晚风景。
  “小姐”侍书
  “看得太清不好,就像慧极必伤。”
  ---------------------------------------------------------------------------------------------------------------------------------------
  抱琴打扮的事已婚妇人的头发走了进来,轻声的说道“二小姐,夫人去了。”
  我听到了,手一停顿,“什么时候”
  “是奴仆帮夫人换洗的时候,夫人一动不动,奴仆意识到不对,夫人已经去了一段时间了,大概在凌晨去的。现在已经在弄后事了。”
  “族长那里,帮我说一下我下午就去,我想族长会理解的。”
  “好。”抱琴退了下去。
  “司琪,帮我弄好。”
  “是。”司琪快速的帮我把头发盘好,顺便把之前准备好的素衣拿了来。
  -------------------------------------------------------------------------------------------------------------------------------------
  “族长以及各位长老,抱歉让你们久等。”
  “罢了,紫萱我们理解。”坐在左边第二位的长老说道。“这也不是怪你们母女三人,只能一切怪命。”
  “紫萱,我们已经从族长那里听说了,你真的决定了?”坐在右边的第一位长老说道。
  “我想各位也知道事情的真相,我的父亲也就是当朝的皇帝乾隆,让我娘未婚先孕,使夏家女儿的名声败落连累了家长子弟。”我看着在座的长老“母亲去世前,希望我们去认父,可以找到好的婆家。我懂,但是我不看好。虽贵为亲生女儿,但名义上是干女儿。再说了,不敢是朝廷和后宫一定会查出来,极有可能都知道我们是私生女,是皇室的丑闻。皇帝上面还有一位太后。皇宫里哪一个人不是城府深的人,紫薇太蠢,我又怎么可以放心她去,但她执意去,我有什么办法。就怕她被人算计害了夏家上下。所以唯有脱离夏家可保一切夏家。人生来就不平等。”我最后感叹道。
  “紫萱,我和各位长老都谈过。”族长看着紫萱说道“我明白,但是一个无根之人怎么活,你还是一位女子。夏家终归是欠你们的。”
  “族长,我不悔。再说谁说女子不如男的,你看看的这些年的成绩,唐朝武则天武媚娘一个汉女子不是照样坐上了皇位,能力不分男女。”
  “紫萱,你的爷爷给你的母亲留下了产业,但你也打下了产业,我们族里只收你的母亲的,你的就留给你和你的后代,你执意消去族名,我们会照做的。你们母女的现在住的庄子,我们也留给你。这是我们讨论出来的。”坐在左边的第三位长老说道。
  “好。”我说道“各位长老和族长再见了。”
  ---------------------------------------------------------------------------------------------------------------------------------------
  “紫萱,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你怎么冷心冷情!不见娘的最后一面。”紫薇看见我失声痛哭的说道“从小到大,你和娘老是不温不热的,母亲看在眼里但是却很希望你能多陪陪她。虽然我和娘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学琴棋书画的时候单个人的时候,虽说你在这上面不似娘和父亲,但娘老说你的处事能力像他。”
  处事能力像他,母亲你确定?我哪里像他了,哪里没责任心啊!!
  “紫萱,你知道吗?我多么努力学习琴棋书画,不管在优秀,但母亲的目光老是看着你。”
  “错,母亲看我的目光其实是透过我看向我们的父亲。处事能力?他处事能力好,就不会造成我们现在的处境了!我们从小被人看了多少白眼,我们的母亲也不会被人看不起,山东济南夏家的女儿也不会嫁不出去,子弟也不会被人说是拿到四。我们不管在哪里都要被人说,你知道吗!害死我们母亲的,他的分量很重,你知道不知道。”我真的很想打人,这些年来,为了撑起母女三人,受了多少苦,从后院做起再到外面的铺子。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认那位是我的父亲,我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以后更不会有。”说完,我就离开了。

评论